Wednesday, October 04, 2006

開放空間》當司法工具碰上醫藥內鬥

【民生報/邱展望】 2006.10.02 04:14 am


70年代,美國的歌手桑尼與雪兒吶喊地唱著一首「混血兒」 (Half-Breed)的鄉村民謠,歌詞寫著:
「我(藥局)的母親(藥師)與白人(醫師)結婚,她的族人以我為恥;印地安人說我是合法的白人(醫師的傀儡),白人卻叫我印地安人(門前藥局)。『混血兒』,這是我所能聽到的一切;……自我出生那刻起,兩邊的人就排斥我。……」

本月初起,全台約1500名以上,以「藥品調劑」為常業的社區藥局藥師,只因接受處方箋超過900張或有70%處方來自同一家醫療院所,被檢調以「詐欺」傳訊到案。反之,另有約1500名以上醫師,卻因每月看診超過900人次或高於70%病人持處方到同一藥局調劑(台大、長庚等大型醫院除外),被檢調以「詐欺」案的證人傳訊到案。資料提供者是擁有所謂「自主權」的基層總額各區委會(即醫師公會組成)轉送健保局,再分派各地檢署。

可憐台灣藥師難為,過去受聘於診所,被藥界批為醫師的傀儡,造成醫界分業雙軌制盛行,藥師公會遂結合衛生局日、夜稽查診所藥師是否親自執業,致許多全時段看診的診所聘多名藥師,仿如小型醫院藥局。但藥界仍不斷騷擾診所,後來被迫藥局獨立,以符藥界的單軌制醫藥分業。但因部分藥局收到的處方少及藥界欲為「藥界總額」鋪路,特意「虛胖」藥品調劑費,造成符合單軌制的藥局(不論傳統或社區新興藥局)每收到一張處方箋多51元。

不料,「順了嫂意,逆了姑意」,這多出來的51元造成基層總額下降,診所自聘藥師未分到者大怒,故醫界原訂去年7月1日全面刪除處方釋出費,無奈藥界不欲放手。

兩方僵持下,今年元旦又推出「藥局獨資認證」,但毫無法源,7月起健保局祭出全面刪除處方釋出費之議,但藥界一方面至衛生署抗爭反對取消該費用,另一方面又呼籲藥師會員與醫療院所勾結,拿處方辦摸彩;至於醫界則以司法為「工具」要求藥局藥師找診所內聘,讓醫藥分業倒退回所謂的「強迫雙軌制」。

我們不解的是,整起事件中,主管機關健保局為何會毫無意識隨風起浪?藥事服務費與藥局獨不獨資有何關係?有哪一種已立案的行業案又需要獨資認證?有任何法律要求藥局需獨資嗎?少數醫界當權派,設立不公的給付規則在先,弄巧成拙、尾大不掉在後,卻讓兢兢業業者不斷受到騷擾,台灣社會之反智,公家當門神,司法成工具,令人徒呼奈何。(作者為基層醫師)

【2006/10/02 民生報】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