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anuary 03, 2007

捐肝救父》長子:同時捐肝腎,我也願意

【聯合晚報/記者洪敬浤/台中報導】 2007.01.02 02:35 pm
「我高中住校,每周一搭校車離家,父親起早為我烤一隻雞腿,讓我當早餐,就算要我同時捐出肝腎,我也願意。」捐出60%肝臟救父的邱厚霖,道出堅決救父的心聲。
捐出右腎的邱瀅潔則說:「我是爸爸的女兒,他從小就疼我,我有點緊張,畢竟從沒動過手術,但我從沒有打消捐腎的想法,只要爸爸好起來。」
接受兒女捐贈肝腎、挽回一命的邱火炎,拉開衣服,露出腹部「賓士」標誌的傷口,總長度28公分,手術後2個月,他戴著口罩、拉著兒女到醫院,獻上鮮花、卡片,感謝醫療團隊的協助。
對一雙兒女的付出,邱火炎帶著傳統父親的性格,只說「盡在不言中,無聲勝有聲。」
邱火炎說,為人父母,照顧孩子是應該的,就算到生死關頭,他也不會要求兒女為他如此犧牲。
邱厚霖說:「爸爸當時連姓都不記得,我忍痛挨一刀,拚一下,有機會救活父親,很值得。」邱瀅潔開刀後,忍著痛到加房護病房外,不敢去探父親的病。「我怕我一去,就會掉眼淚,會痛,只好寫字條替爸爸加油。」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