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07, 2006

1滴血篩檢 解除抗鬱試藥苦

1滴血篩檢 解除抗鬱試藥苦
【聯合晚報/記者韋麗文/台北報導】
2006.11.06 03:08 pm


憂鬱症病患不斷試藥的痛苦,5年內有解!憂鬱症患者開始服新藥期間會出現嚴重惡心、瀕死的痛苦,嚇得病患從此不敢吃藥,或等不到藥效發揮就自殺。台北榮民總醫院利用藥物遺傳學,血液篩檢預測病患對藥物的反應,減少病患試藥的痛苦,預計5年可進入晶片篩檢。

目前臨床使用的抗鬱劑,可分成百憂解、單胺氧化脢抑制劑、三環抗鬱劑等。哪種病患適合哪種藥物並無定論,因此初發病的病患就必須「嚐百藥」,至少試藥2周到4周,才能找到適合的藥物。

台北榮總精神部主治醫師蔡世仁指出,試藥期間有三成病患會出現嚴重副作用,包括嘔吐、拉肚子、心悸、瀕死、劇烈頭痛等,副作用常會嚇到病患,有的吃了一次藥物就不敢再吃,有的病患一直找不到適合藥物,半年內不斷換藥,相當可憐。

精神科醫師為了解藥物和體質之間的關係,針對230個憂鬱症患者,服用最常使用的抗鬱劑「百憂解」,觀察四星期。蔡世仁說,研究發現,初發病、年紀較輕的憂鬱症患者,對百憂解抗鬱劑治療有較好療效。

他解釋,百憂解會抑制「血清素回收運輸體」,以提高神經之血清素濃度,以更容易與血清素受體作用,最後增加「腦源神經滋養因子」達到滋養腦細胞、改善情緒的作用。

結果發現,帶有「血清素回收運輸體」表現量多的病患,吃百憂解的效果不錯。相反的,帶有「血清素1A受體」、「單胺氧化脢」、「腦源神經滋養因子」表現量多的病患,吃百憂解的效果就較差。

該研究結果造福眾多憂鬱症患者,已經發表在國際雜誌,包括「分子精神醫學雜誌」、「神經精神藥理學雜誌」、「藥物遺傳學雜誌」及「美國醫藥遺傳雜誌」。蔡世仁說,預計還要五到十年,可以進入晶片篩檢,只要病患的一滴血就可以篩檢。
Post a Comment